养元饮品上市后盲目扩产受质疑

2018-3-06

曾三次冲击IPO均折戟而归的“六个核桃”生产商养元饮品,经过7年跋涉后终于在2018年2月12日实现上市。然而,在上市当日大涨44%后,养元饮品股价就连续多个交易日走低,沦为“最熊”新股,甚至一度濒临“破发”边缘。
分析认为,养元对“六个核桃”过度依赖,近年来业绩不断下滑,盲目扩充产能,以及重营销轻研发等做法,使投资者对其持谨慎态度,同时也引发了监管部门对其公司经营可持续性的关注。
股票连遭抛售濒临“破发”
2月12日上市当天,养元饮品股票发行价为每股78.73元,最高曾一度大涨至113.37元。然而与大多数新股上市后连封7个涨停板不同的是,其上市仅一天后便出现跌停,上市6个交易日股价一路走低,遭到机构投资者接连抛售减持,沦为“最熊”新股。截至3月5日收盘,养元饮品报收81.12元,距跌破发行价仅一步之遥。
尤其是养元饮品股票于2月13日、2月14日、2月22日连续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情形。
2月23日,养元饮品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表示,目前生产经营活动正常,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不存在影响公司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重大事项,公司目前未发现需要澄清或回应的媒体报道或市场传闻等。
3月5日,养元饮品相关负责人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公司上市后的股价波动是资本市场上的波动,公司方面的基本面和经营状况一切正常。
关于股价下跌的原因,养元饮品在公告中解释称,二级市场股价短期内会受到多种因素影响。公司会对内做好经营管理,对外做好信息沟通,提升市场对公司内在价值的发现和认可。
业内分析认为,养元饮品业绩增长放缓,过度依赖单一大单品“六个核桃”,以及重营销、轻研发,使投资者对其实际估值有所保留,这是其股价连日大跌的主要原因。中国食品产业研究员朱丹蓬也认为,养元饮品股价下跌并非偶然,“无论从其本身还是核桃乳行业的发展前景来看,养元都已经过了高速发展期。”
而在此前,养元饮品曾三次冲击IPO,均告失败,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
早在2011年,养元饮品就曾向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书,但在上会前一天,因“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落实”,而被发审委宣布取消。2012年,养元饮品再次冲击IPO,但在次年证监会掀起的“史上最严格IPO自查”中主动终止审查,IPO失败。2016年底,养元饮品重启IPO,再次失败。
2017年10月,养元饮品再战A股,却在11月10日被暂缓表决。同年12月12日,养元饮品终于成功过会,但公司业绩增速放缓问题引来证监会关注。
过度依赖单品陷业绩疲软
凭借“经常用脑,多喝六个核桃”的广泛传播,养元饮品在十几年内完成了从濒临破产到手持百亿超级大单品的蜕变。但对于“六个核桃”的高度依赖,也正成为养元的“死穴”。
养元饮品招股书显示,2014-2016年,核桃乳销售收入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均超过90%。而在结束十几年的高速发展后,养元饮品陷入了发展疲软的态势。
财报数据显示,2014年-2017上半年,养元饮品营业收入分别为82.62亿元、91.17亿元、89亿元、36.66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11.17%、10.35%、-2.38%、-9.03%。同期净利润分别约为18.31亿元、26.2亿元、27.41亿元、10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15.7%、43.13%、4.61%、-23.08%。
此外,养元饮品在招股书中预计2017年营收为76.66亿元-78.19亿元,同比下降12.15%-13.87%;净利润为22.16亿元-22.6亿元,下降幅度为17.53%-19.14%。
事实上,早在养元饮品首发审核时,证监会就曾对其业绩增速放缓进行了问询。养元饮品当时解释称,目前快消品行业进入消费升级引发的调整期,植物蛋白饮料市场竞争不断加剧。此外,由于2017年春节相对较早且2018年春节相对较晚,2017年的春节旺季销售收入也因此受到一定影响。
广发证券分析研报却认为,2014年之后,创新不足才是包括养元饮品在内的非豆奶类饮料市场规模下滑的主要原因。
实际上在“六个核桃”之外,养元还推出过大量核桃乳新品,如核桃杏仁露、核桃花生露、核桃奶、果仁露、杏仁露等,但从市场表现和营收贡献上来看并不理想。

  1. 上一篇:聚焦脱贫攻坚,新希望乳业升级公益模式
  2. 下一篇:统一“退出”方便面市场的真相!“野心”何止一碗“面”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