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弘股份即后退市进入倒计时

2018-9-04

           经历了股价的起起落落,中弘股份昨日收盘价又回到重组协议公布前的价位附近。而公司的退市危机仍未解决,“1元退市”大限仅余6天,时间已十分紧迫。目前,中弘股份已连续13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低于股票面值,根据有关规定,若未来6日继续低于1元,中弘股份则可能将被终止上市。这四天内,公司还披露一份净利亏损逾13亿元的中报。

  另外,此次“重组梦”实质上已破灭。中弘股份昨日回复深交所第二份关注函,称“根据黄伟清的口头回复,认为公司披露了加多宝的财务信息不实,引发双方产生分歧,导致《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约定的相关合作全面终止。公司经审慎判断,认为《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实质性上已终止。公司将在取得该协议终止的书面文件后,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留给中弘股份的时间或有限。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如果股价持续低于面值,中弘股份将面临退市危机。

  资金链吃紧项目频现停工

  在业绩下滑、资金压力吃紧的局面下,中弘股份的股价出现大幅下跌。今年8月中旬开始,中弘股份的股票降至1元以下,自此,关于该公司被退市的传言就不断传来。

  雪上加霜的是,中弘股份经营处于危机时期,且负债累累。中弘股份昨日晚间公告称,深交所对公司半年报发出问询函:针对公司财务报表系在假设基础上编制,深交所要求公司评估持续经营能力等问题。公司半年报显示,A&K公司收入成为公司主要来源,报告期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折合人民币为-2225万元,请公司说明公司能否控制A&K公司并合并其报表,在经营内外部环境发生较大不利变化且报告期继续亏损的情况下,公司仍未对A&K公司高达21.62亿元商誉计提减值的原因及合理性等问题作出说明。

  自去年底,中弘股份首次被曝出资金链紧张,项目出现停工违约以来,其就被业内广为关注。近半年来,中弘先后多次出售资产缓解资金压力,但从8月29日发布半年报业绩来看,其发展现状仍不甚乐观。

  半年报业绩显示,报告期内,中弘股份营业收入24.77亿元,同比增长9.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26亿元,同比下降4625.39%;总资产451.42亿元,同比下降0.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63.29亿元,同比下降13.60%,基本每股收益0.1518元,同比下降3326.53%。

  仙股欲自救 “碰瓷”加多宝却遭打脸

  中弘股份与加多宝的债务重组传闻正值中弘股价处于低位之际,因此坊间对此解读为其“自救”行为。8月30日晚间,中弘股份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经公司在香港注册处网上查询,显示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现状为“仍注册”。根据加多宝的授权代表黄伟清口头回复,认为公司披露了加多宝的财务信息不实,引发双方产生分歧,导致《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约定的相关合作全面终止。

  中弘股份方面认为,《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实质上已终止。中弘将在取得该协议终止的书面文件后,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该公司还表示,由于公司存在将被终止上市的风险,公司一直在积极寻求重组方,公司的本意是通过重组来彻底摆脱目前面临的困境,不存在利用信披影响证券市场抬拉股价的动机及情形。

  此次,由于与加多宝的《协议》仅是框架性协议,不具备实质性约束力,协议变数或会引起股价震荡,故深交所也要求中弘股份说明协议签署是否有助于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中弘股份在《回复函》中坦白,经书面致函实际控制人王永红,其口头回复,其作为实际控制人牵线商谈并促成签署上述协议,本意也是想通过该重组让公司摆脱困境,其控股的中弘卓业持有的公司股票目前无法进行减持,不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响证券市场抬拉股价的动机及情形。

  事实上,除上述协议以外,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卓业自2017年债务危机发酵以来,已分别与港桥投资以及新疆佳龙签订过类似重组协议,但屡次受挫。


  1. 上一篇:来伊份20亿营收扣非利润只有44万
  2. 下一篇:走向全国的全聚德营收却困在北京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