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上市十年股价回到10年前

2019-2-13

     当天,王忠军面对机构调研时,说了近4000字。在他看来:“ 我们上市九年来,累计实现了47.8亿的税后净利润,交了20多亿的税,我觉得从一个中小型公司来讲业绩还算不错。今天交出这么不理想的一个业绩,我感觉很抱歉。

      ”关于亏损原因,华谊公告称,报告期内上映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云南虫谷》等主要影片票房未达预期;储备项目在开发制作过程中,未能于报告期内实现完片播出,收益预计将在以后年度体现;报告期内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主要是因为各项目推进进度存在时间性差异导致收款进度在各年之间有所差异等等。

      在亏损的表象中,王忠军看到华谊的两大痛点——主营业务低迷和资金压力。王忠军指出,电影业务一直是华谊兄弟最核心的业务,也是公司延展布局的动力根源。复盘2018年,王忠军称年初的《芳华》和《前任3》的19亿票房给全年打了一个好基础,“但是后续其他项目表现都不理想,不仅没有扩大战果,反而锐减了已有的成绩。”华谊兄弟主营构成,数据来源:万得“拍起戏来大手大脚”、“几个亿成本的戏两句话就拍了”、“一部戏好的时候每个人都说有功劳,但一到不好的时候,错误在谁就根本找不到了”。王忠军直指华谊兄弟电影业务开展中存在的问题,称绿灯委员会前几年太粗放,才造成今天的现状。

    2019年,王忠军将正式回到华谊绿灯委员会,掌握一票否决权,参与公司所有的电影项目,从孵化开发到宣发落地,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对于资金压力,王忠军直言华谊“流动性不太好”,企业在快速扩张阶段遗留的资金压力在当下被放大了。此外,对于市场关注的减持、商誉等问题,王忠军回应称“从2014年至今我一分钱股票都没有减持过,而且我和中磊还累计增持了近6亿的华谊股票。”商誉方面,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华谊兄弟的商誉30.6亿,占总资产比例为15%。

    王忠军称,2018年,经综合分析考虑,最后以审慎主动的态度落实了商誉减值。“虽然商誉减值不仅覆盖掉了所有利润还造成进一步的亏损,但我觉得会减少很多市场对公司未来发展不确定性的认知。”

    2018年的华谊,不仅业绩糟糕,被崔永元折腾得名声也不太好。崔永元在微博表示已将与华谊兄弟合作过、可能存在偷税漏税的585名艺人名单提交税务总局后,华谊兄弟成为众矢之的,由此引发了一场影视圈大地震。王忠军在反思中没有明确提及崔永元,只是说误解和非议确实对华谊造成了一定影响,“但这些外在问题并不影响我对 2019 年有信心,因为核心价值是否健康才是企业发展的根本。”站在更长的历史维度上看,华谊正在坠落。
    2月13日收盘,华谊兄弟报4.67元每股,公司市值停留在131亿元,与2009年10月30日上市首日相比,股价只高了8分钱,市值仅增加了约12亿元。华谊兄弟上市第十个年头,几乎回到了原地。 

  1. 上一篇:“不普通”的羊奶粉:可治疗心脏病?
  2. 下一篇:服装龙头拉夏贝尔如今正在跌下神坛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