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云南咖啡与普洱茶的暗战

2012-1-17

 

      忝列记者队伍20多年,写过、编过的稿件难以匡算,看到、听到的新闻不计其数。也许是职业的缘由,显得“麻木不仁”,少有“闻后顿觉一惊诧”的感受。去年年底《世界博览》刊出的《云南普洱:砍掉茶树种咖啡》一文,着实令我瞠目,且引发一番感慨。

  茶和咖啡,同属于人类除水以外的第二大消耗饮料,所不同的是,饮茶主要流行在东亚国家,而喝咖啡则盛行于西方。不过,有一个生活方式的变化趋势毋庸忽视,即:随着东西方文化的交汇,东亚国家的消耗饮料发生了裂变,不再是以饮茶为主,咖啡也被看着是一种高级饮品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市场、办公楼、餐厅、家庭,如日本的咖啡消费火猛,现已成为世界第三大咖啡进口国(当然,该国仍是一个茶叶消费大国);越南在世界银行贷款的帮助下,用了15年左右的时间,成为了仅次于巴西的世界上第二大咖啡出口国,当然,这个国家的咖啡也与茶“平起平坐”了;就拿中国来说,茶肆咖啡馆比比皆是,咖啡与茶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的消费地位似已难分伯仲,尤其是年轻人,喜爱喝咖啡者甚众。

  即便如此,茶文化之“根”依然深植于中国的沃土,源远流长,以《茶经》为代表的茶文化经典在世界饮品领域独树一帜,中国龙井、毛峰、普洱、铁观音等名目繁多的茶种在世界饮品市场争奇斗艳,广受赞誉。然而,近些年来,中国茶受到了咖啡的挑战,它在世界饮品市场独占鳌头的地位岌岌乎危哉!普洱茶的“背时”便是传递了这方面的信息。

  普洱茶产于云南的普洱市。该地区的海拔800多米,气候恒暖,湿度适宜,很适合种植普洱茶这一热带作物。尤其是那里有一片高大的樟树林,这些樟树多数高达一二十丈,在大樟树底下的空间是最为适合普洱茶的生长,除了可以提供茶树适当的遮荫,也减少了病虫的侵害。普洱就这么一块区区之地,它产出的普洱茶极其有限,这便引发了前些年全国天价收藏普洱茶的浪潮。几乎与普洱茶声名鹊起的同时,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云南种植咖啡的迅速“膨胀”挤兑了饮品新宠普洱茶,普洱茶日趋“背时”。据普洱市政府提供的数据,普洱地区小粒咖啡种植总面积42.5万亩,占全国的65.6%,咖啡“米”产量2.85万吨,占全国咖啡产量的57.5%,产值8.55亿元,并且呈扩张的态势。

  种植咖啡在扩张,而普洱的地盘则无法扩张,咋办?其结果便是如《世界博览》文章标题所言:“砍掉茶树种咖啡”。就以当地一位名叫岩罕的茶农为例,2001年,拥有30多亩茶园的岩罕把种植了20年的茶树全部砍掉,换种了咖啡。何以故?他坦言:“种茶效益不好,虽然政府鼓励我们种茶,还是觉得太辛苦,又赚不到钱。”2010年,普洱茶的毛茶平均收购价格为每公斤20.06元,这个价格已比2009年上涨了7元左右,而岩罕换种的咖啡豆每公斤卖到39元,30亩多地共收益10多万。当地流行这么一句话:“种茶的住平房,种咖啡的盖楼房”。在市场经济的社会,你能指责这些茶农改弦易辙的“趋利”意识和行为?

  普洱地区的茶农换种咖啡,在自己获取经济效益的同时,也使咖啡商乐不可支星巴克“走运”了!以往,星巴克的咖啡豆都是通过在全球范围内采购而来,如今,它在普洱等云南地区已经建立起绝对的收购优势。早在2003年,星巴克就开始了向产业链上游的探索,它并不满足于公司—茶农对接的模式,自2010年11月,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亲自来云南考察后,翌年,星巴克就宣布与云南爱伲集团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开始在包括普洱在内的云南地区种植自己的咖啡豆,并且在该地运营咖啡加工厂,变以前购买、烘焙、销售进而为育种、种植,星巴克声称要在中国实现这么一个愿景:“从种子到一杯纯正咖啡”。

  面对咖啡向茶的宣战,我们既不能拒人于门外,又不能任其自然,前者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后者是道地的蠢人之举。我们应当奋起直追,想方设法与之抗衡。我以为,良策有三:一是大力宣传普洱茶的功效,扩大这一优质茶种的影响力,同时多生产中档的普洱茶品种(天价收藏只能是极少数的贡品),尽力占据饮品市场应有的份额;二是政府向茶农政策倾斜,提高普洱茶的收购价格,鼓励和扶持茶农多种普洱茶;三是在制定近期目标的同时,要有长远规划,努力将普洱茶这一举世独一无二的茶种成为世界饮品市场的极品。美国学者安东尼·威尔蒂曾针对普洱砍掉茶树种咖啡的现状不无讽刺地说:“如果中国这个向来对全世界供应茶叶的国家也去大力拓展目前规模不大的咖啡产业的话,那世界上的其他咖啡生产者就会颤抖了。”我要顺而言之,如是,那我国的茶市场就会弱化,茶文化就会异化,后果不堪设想呵!


  1. 上一篇:我国成世界第五大葡萄酒消费国
  2. 下一篇:国内红酒投资盲目逐利

相关文章 咖啡 日常生活 生活方式 云南普洱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