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妻子背上丈夫“风流债”

2012-9-19

丈夫在外招摇撞骗违法犯罪入狱,妻子却被法院要求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昨日,家在广州的李华(化名)向记者反映,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的判决。

  孩子尚未满月 丈夫锒铛入狱

  一提到家庭,李华就觉得自己是个苦命的女人。李华告诉记者,她的老公陈某(化名)是外地人,来广州从事陶瓷生意。“当时是别人介绍认识,我30多岁了,所以认识几个月就‘闪婚’,同年生了一个儿子。”

  李华说,由于没有很深入地了解对方,这也为后来的悲剧种下了祸根。

  结婚之后,李华才发现,陈某在广州根本没有固定工作,整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属于典型的无业游民。“就在孩子满月的时候,我老公因为诈骗罪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

  对于初为人母的李华来说,老公东窗事发简直是晴天霹雳。看着怀抱里未满月的孩子,李华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家人和朋友的关怀和支持下,李华还是选择咬紧牙关,坚强地独自撑起这个家庭,“虽然很艰苦,但是一想到孩子,我就咬牙坚持下来了”。

  2006年底,陈某假释考验期满释放。出狱后,陈某依旧恶习难改,没过多久,他又重操旧业,继续招摇撞骗。

  “原以为他在里边接受了教育,出来后肯定会洗心革面,痛改前非。”2008年12月,陈某再次因诈骗罪被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四个月。

  至此,李华的心已经彻底凉透,“这个家从来都没完整过”。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令李华瞠目结舌,感到难以理解。

  被害人提出赔偿 法院判妻子埋单

  记者从获取的法院判决书上看到,陈某此次诈骗罪涉及骗财骗色,并且多名被害人上当。陈某多次虚构有钱人的身份,隐瞒自己的婚姻状况,通过婚恋网站或婚恋中介骗取被害人的信任,此后便以过生日、见父母等为借口要求被害人送给他贵重礼物,并且以做生意急需资金为借口,骗取被害人大量现金,一些被害人甚至主动为陈某的吃喝玩乐埋单。

  多名女性被害人被陈某骗取了财物,期间与陈某发生了性关系。2010年4月28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裁定书裁定,本案维持白云区人民法院的判决,除判处陈某有期徒刑六年四个月外,还要求其退赔所有被害人经济损失共计近12万元人民币。

  李华告诉记者,陈某一直以来处于失业状态,其个人名下没有任何财产。

  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名被害人将陈某和李华一起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她的个人损失5万余元。由于陈某目前还在监狱服刑,无法出庭,法院要求李华承担陈某刑事犯罪的民事赔偿责任共5万余元。

  8月20日,天河区人民法院判定,李华应与陈某一起承担本案民事赔偿责任。该判决书中还提到了陈某进行犯罪时所驾驶的汽车。被害人认为,这辆汽车应该拿来抵偿陈某的民事经济赔偿,并获得到法院认可。

  但这一主张遭到了李华的坚决反对,她认为,这辆汽车是自己贷款买的。“从首付到还贷都是我一个人搞定的,我老公根本就没出过一分钱。而且公安机关并没有把汽车作为犯罪工具。”尽管李华提供了相关的证明材料,但对方坚持认为,这是李华与陈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可以将陈某的那一部分财产拿来抵债。

  “本来有这样一个老公就已经很不幸了,还要为他在外边的胡作非为埋单,我无法接受。”李女士坚决地对记者说,“我不可能去为他赔这个钱,更何况他也从来没有给这个家出过一分钱,我为什么要替他赔?”

  目前,李女士已经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学者

  保护被害人权益不能以损害无辜者利益为代价

  暨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宋耀红认为,在该案中,丈夫陈某所要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属于个人债务,而不是夫妻共同债务,应以丈夫的个人财产赔偿给被害人。

  我国《婚姻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有关夫妻共同债务的界定认为,其必须有两个重要前提,夫妻有否举债的合意;夫妻有否分享了债务所带来的利益。

  宋耀红说,夫或妻其中一人犯罪,其行为后果无论是刑事方面的,还是民事方面的,只要配偶没有参与犯罪活动,且犯罪所得没有用于家庭生活,都与配偶及其他亲属无关。这属于夫妻其中一人的个人债务。显然,李女士就属于这种情况,她并不需要为丈夫的个人债务担责。

  对于被害人提出的夫妻共同财产可以拿来抵债的要求,宋耀红认为,虽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妻子的个人收入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但并不意味着法院可以任意从妻子个人名下财产中分割属于丈夫的份额赔偿给被害人。

  保护被害人的权益,不能以损害无辜者的合法利益为代价。俗话说“一人做事一人当”。行为人罪责自负,祸不及亲属,是现代法治文明的应有之义。

  律师

  “夫债妻偿”与婚姻法精神相悖

  广东强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志锋认为,该案凸显的是夫或妻一方犯罪,其配偶的财产权能否有法律保障的问题。

  在该案中,丈夫实施诈骗,给被害人造成了财产损害,其实质是一种侵权行为。侵权责任在我国是一种严格责任,具有极强的人身属性。

  丈夫因犯罪赔偿被害人的债务为侵权之债,属于法定之债的范畴,是丈夫的个人债务,而不是夫妻的共同债务,应由丈夫个人偿还。

  同时,张志锋也指出,如果丈夫供认犯罪所得用于家庭生活,或者被害人对此能举证予以证实,经法院认定后,则妻子与丈夫应共同承担赔偿责任。不过在李女士的案件中,显然丈夫的犯罪所得并没有用于家庭生活。

  丈夫刑事犯罪,妻子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无异于“株连”,这不仅违反了“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罪责自负”等法律原则,也与我国《婚姻法》、《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和立法精神背道而驰。


  1. 上一篇:无偿献血者省内异地用血 可就近报销
  2. 下一篇:卡未离身遭盗刷

相关文章 孩子 老公 外地人 了解对方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