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助站里的孩子

2012-12-03

  在东莞市救助站住了将近一周后,12岁的小敏(化名)等来了自己的爸妈,这个因想要上网而离家出走的小女孩已经在外面流浪半年了,但回家后能不能与爸妈好好相处,尚是未知的。

  她是幸运的,有回得去的家,有些孩子却因为智力受损或者年纪太小而不知道回家的路,只能安身在救助站。

  截至10月底,东莞市救助管理站一共救助446名16周岁以下(含16周岁)的未成年人,几乎是外地的,这些孩子大多数是民警送过来的,包括在街上被巡警发现的、被好心人送到派出所的、自己打电话求助110的,只有少数是在好心人的提醒下自己求助的。

  “心理因素才是导致大部分孩子外出流浪的主要原因。”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赵凡仪非常担忧,与回家同样重要的,是心理的救助。

  东莞市救助站每年要接收500-700位左右的流浪儿童,这些孩子会得到照顾,大多数也能顺利回家,而他们急需的其实是心理救助去抚平流浪带来的创伤,但孩子们回家后,因为当地缺乏这方面的资源,导致“救心”面临“断医”的尴尬。

  只有少数孩子主动求助

  东莞市救助站接收的都是“城市生活无着落的流浪乞讨人员”,其中接收的儿童超过6周岁。

  “目前,站内现在住着20多个孩子,80%是智力不正常或者年纪太小的未成年人,智力低的近乎呆儿,每天就只能坐着或站着,两眼发呆,看了让人揪心。因无法获得孩子的详细资料,就只能通过在电视台、报纸或网站等媒介做寻人启事联系家属。”东莞市救助站副站长卢景文说,其他孩子都会在公安部门的协助下,找到监护人过来接回家。

  尽管救助站能够为流浪儿童遮风挡雨,但相当部分人员不肯进或留在救助站。卢景文分析,有些孩子因为反叛心理或社会、家庭等问题离家出走,他们不想回家,有些甚至沾染了不良行为习惯,觉得来到救助站就要受到约束,不自由,所以他们不肯说真话,不愿说出家庭信息,这种就要社工耐心劝导,做思想工作。

  卢景文告诉记者,流浪儿童到了救助站内,就相当于住进了暂时的家,饮食起居都会得到照顾,突发急病的,也会及时送医院救治。

  对于身份已经核实的未成年人,救助站积极联系其家属带上相关证件前来接领;对于身份已核实但家属无法前来接领或者联系不到亲属的未成年人,属于省内户籍的,由东莞救助站送回或者联系流出地救助站接回;属于省外户籍的,护送至广东省少年儿童救助保护中心协助接送返乡;对于暂时无法查明身份的未成年人,先在救助站受助一段时间,后按规定报上级有关部门进行安置。

  这些孩子住在救助站期间,站内还会对他们提供基本文化教育、法制教育、就业指导、心理辅导、行为矫治等服务。

  救助站的生活相对简单,男孩子们偶尔会踢踢足球、女孩子们则会玩下乒乓球,主要的活动区域是宿舍、电视房和儿保中心,中心布置得很温馨,墙上贴满了卡通人物,设有图书室、手工室等等。

  他们心灵脆弱又封闭

  “这些孩子流浪的原因很多,有的是家庭解体和家庭暴力使未成年儿童宁愿去流浪;有的失去父母寄养在他人家中,缺乏关爱,不堪忍受冷漠的家庭关系不得已要离家出走;有的是属于父母遗弃;有的是农村家庭空壳化、留守化,孩子无人管教或走失;还有的是孩子自身的原因,比如贪玩成性、叛逆等。”赵凡仪罗列了各种导致儿童流浪的可能性,她认为,上述因素不仅是孩子们离家流浪的原因,同时也导致了孩子异常心理的形成。

  赵凡仪告诉记者,通过EPQ、CBCL问卷调查,流浪均具有自卑、自私、冷漠、不信任、怯弱、孤僻、坐立不安、不遵守集体规则等心理特征和行为特征,与他人交往显得拘谨、羞怯和苦恼。他们遇到刺激易怒、紧张,一些孩子的抵触情绪、敌对情绪很强。

  赵凡仪强调,对于流浪儿童的救助,要与“亲情”关怀融合。每个孩子的到来,工作人员要比较耐心地和孩子沟通、聊天以减少孩子们的紧张情绪。要像亲人一样地关心孩子,与孩子建立情感上的链接非常重要。救助须是与心理辅导结合的。流浪儿童心理都不同程度受到一定的扭曲,只有通过多种形式的心理辅导,让其摆脱心理的阴影,才能让其体会到关爱与家庭的重要性。如,支持性心理疗法、行为疗法、认知重建法、同伴教育法等,唤醒他们对人的信任,改善不良行为,建立自信,从而回归社会或家庭。

  而这个过程中,社工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能用专业的工作方式,走进这些儿童的心理世界,并为他们进行疗伤,说服他们重新接纳家庭。

  心理治疗难保障 或再次流浪

  但记者了解到,救助站内目前仅有三个社工,而负责儿童的只有两个。

  东莞救助站再次向上级部门提交增派社工的申请,什么时候能够分配到多一两个社工,还是一个未知数。

  “在救助站时可以提供日常的心理辅导,但回家后的其它跟踪回访工作,难以全部满足。”卢景文担忧,很多流浪儿童来自经济较落后的地区,他们回到家后,就可能得不到专业社工对他们的心理教育。

  “心理因素才是导致大部分孩子外出流浪的主要原因。因此护送孩子回家也许到头来治标不治本,可能救助的后果是使得孩子重复流浪。”赵凡仪有着同样的担忧。

  “流浪儿童回家后,再次流浪的重复现象比较突出,这反映出影响儿童流浪的家庭、学校、社会因素得不到解决的话,儿童还会再次流浪,因此需要专业人员,如社工对返家的儿童进行跟踪服务。” 广东工大政法学院社工系讲师、公共管理学博士谭磊告诉记者,这会有助于对影响其流浪的家庭、学校、社区或其他社会因素进行积极干预,恢复家庭与学校对儿童的支持功能,逐渐消除儿童流浪的外界诱因。


  1. 上一篇:高埗一男子疑高空坠亡
  2. 下一篇:巨蜥藏身原木内被东莞检验检疫局截获

相关文章 孩子 救助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