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酒,我的心事比粽子难消化

2020-6-24

        小时候每逢端午,我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大人把粽子紧缠慢裹地包住,在家长里短的细碎人声中,仿佛能知觉到岁月在那一双双包粽的手中徐徐滑过。奶奶会从坛子里拿出几枚腌制了许久已近流油的咸鸭蛋,端出散发浓郁而清新菰叶香的粽子,然后温一壶黄酒,给围桌而坐的子子孙孙每人斟满一杯,然后温顺地在爷爷身旁坐下。
        彼时彼刻粽香在嘴里流溢,酒暖在胃里,光阴透过树隙穿过窗户,洒在每个人脸上。白墙之上人影幢幢,屋外蝉鸣聒噪,门口的老猫眯着眼匐在地面.....
        那时的我以为日子往后皆如此。
        如今又至端午,人们一个不落地传承千百年的风俗去纪念屈原,有时候我挺羡慕他的,人人都知道他的忧愁,人人都了解他的心事,人人都认可他的选择。而现实生活中的每个人都像我小时候看到的那些被缠绕的粽子,将成长的遭遇、年少的憧憬、无法排遣的情绪都紧紧束缚在心底,生怕它们有一丁点的外露。长大后离家,在陌生的城市游走,戴上耳机将自己与人群倔强地隔开,一个人的漂泊总是灰头土脸的时候居多,即使不表现在脸上,心里还是有深深地落寞。
        我现在的生活里,许久不曾见过有人包粽子,没有金黄流油的咸鸭蛋,也没有人再来为我温一壶黄酒,那些曾经真切温暖的感受全都风流云散了。
 
        不久前在一处客家小镇看到名叫“悦观潮”的黄酒,浓郁的香味将我一下置身于小时候那张家人围满的餐桌。
        我突然想回家看看了。
        这些年家里的人都奔赴各自的远大前程,寻求好的营生,爷爷也已下世,家里只剩奶奶一人。即便如此,她依旧虔诚地完成端午的各种仪式。咸鸭蛋与粽子的味道还是没变,只不过这次的黄酒换成了“悦观潮”。奶奶一个人制作黄酒是困难的,她许久不酿了。我想,她也应该很想念它的味道,对于她而言,这便是最好的礼物吧。
        奶奶先给我斟满,又给她自己倒上一小杯,沿着杯口小抿,露出满足的笑容。
        “这黄酒比我做得好,我老了,这样好的味道再也酿不出来了。”奶奶感慨。
        “在我心里,奶奶酿的黄酒最有味道。”
        “吃粽子啊,总得预备一点黄酒的,粽子占肚,喝下黄酒人又轻快了。”
 
        是啊,有什么是酒无法消化的呢?不只是粽子,那些深夜无法自遣的空虚、那些无法外说的失落情绪,都只需要依托酒就能消释。而黄酒相较于其他酒,更契合我的生命体验与灵魂深处的记忆,也带给我更多慰藉。“悦观潮”的酒瓶静立在桌上, 我摩挲它的表面,看着奶奶花白稀疏的头发,感受到某种呼啸而过的时光......

  1. 上一篇:客家文创“甘坑米酒”上新,或成行业标杆
  2. 下一篇:来伊份发布全新“新鲜零食”战略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